fu

今、あなたの優しい笑颜が私の幸せです

突然之间好想再去一次巴塞尔,想在那个寂静疏简而温暖的城市里慢慢咀完一支奶油冰淇淋。

渣旧,鹰头马身有翼兽。
最近压力好大啊……

【宗凛】地下铁

cp/宗凛
文/Robin

吸血鬼凛,站务员宗介,小短篇。

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岩鸢站,岩鸢站到了。”

日复一日的喧哗与嘈杂,拥挤的人群,闭塞的空气。

黄昏,忙碌的地下铁。

那头耀眼的酒红色头发又一次一闪而过,湮没在熙攘的地下铁出口。

移开自己的视线,宗介继续平静地,用快要冒烟的嗓子喊着引导站台秩序的话。

那是他日复一日的灰色日常。

山崎宗介是个普普通通的站务员。

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,那大概就是他高大的身形,极佳的身材比例与线条清晰的面部轮廓,颇受不分年龄段的女性青睐,仅此而已。

最近山崎宗介发现了一点乐趣。

那头酒红色的头发总是会在黄昏时准时到达这个站台,循环往复,每天如此。

这本身没有什么稀奇的,然而宗介从未在对面的站台上看见过他,不论哪个时间,从未见过。

这就很有意思了。

那他是从哪里过来的,又是怎么回去的呢?

假设,否定,假设,否定。

啊,就像是幽灵一样,还是只有着性感的酒红色头发的幽灵。

不禁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的宗介,无意间让两个等车的女高中生脸红起来。

山崎宗介很帅,仅此而已。

如果把地铁比作桥,地铁站口比作岸,无尽的隧道与熙攘的人群化作河流,主角到这里就齐了。地铁站在这个比喻里不过是个微小的缝隙而已,而站务员则是桩钉,既不属于桥,也不属于岸,他们都被夹在这个小小的缝隙里。

不会绊住旅人的脚,也不必随波逐流。

直至——

“嘭!”巨大的冲击将宗介撞得有些脚下不稳的后退几步,踩稳后向下一瞥,触目可及的全是酒红色。

周围的人潮一下子全部褪去了。

“那个,实在抱歉,您没事吧?”埋首在他胸口的酒红色脑袋慢慢仰起,出现在山崎宗介面前的,是一张绝色的脸。

隧道里传来的凉风带来了鸢尾的甜香,不可思议。

“先生?”

“啊,嗯,我没事,不要紧的。”山崎宗介想要松开刚才无意识放在对方腰上的双手,却发现它们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。

“先……先生?”

下一秒,巨大的撞击声响起。

“啊!!”

尖叫声与惊呼声此起彼伏,显而易见的,有人卧轨自杀了,还是非常不道德的选在了下班的晚高峰时刻。

地铁紧急刹车,可是已经太晚了。

甜腥的铁锈味顿时从铁轨上弥漫开来,萦绕在整个地下铁里。

皱了皱眉,宗介刚想要挪动身体维护下秩序,却发现怀里的人拽紧了自己的衣服,来不及说些什么,宗介就看到了那形状姣好的嘴唇之间的,锋利的獠牙。

屏住呼吸也无法抵御那甘美的红色液体,恶魔般挥之不去的气味正在诱惑着自己踏入无尽的深渊。拽紧了山崎宗介的衣服,用力将自己的身体向远离铁轨的方向挤着,绝色的吸血鬼颤抖着低喘:

“带我……离开这!求你!”

那双酒红色的眼眸已经被妖异的红光所占据。

来不及多想,宗介抱起他冲向了最近的男厕所。

“砰!” “嗯!”

几乎在关上门的瞬间,宗介就感觉脖子上一痛,这让他忍不住痛哼了声。

皱了皱眉,意外的他并没有推开吸血鬼,而是抱着他任他放肆的咕噜咕噜大口吸食着自己的血液,但是很快宗介发现这是个严重的错误。

身体逐渐发热,脖子与牙齿交合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正在逸散开来,瞬间点燃了宗介的下腹部,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吸血鬼的心脏开始与他的同步跳动着。

扯着酒红色的发尾,山崎宗介用了点巧劲将吸血鬼的头从自己的脖子上掰开来。接着山崎用右手用力地拍了拍还处在恍惚状态的吸血鬼的脸颊,“醒醒,我还得去把人挖上来,要是还饿,到时候你可以吃那个。”

一瞬间清醒过来的吸血鬼死死地盯着眼前放大的脸,在宗介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缩在了隔间靠门的角落里:

“我不能吃死物的血。”

“哦。”

接着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。

吸血鬼看着宗介淡定的样子开始不淡定起来,“你知道我不是人类,为什么你这么冷静?你是谁?你想干什么?”面对着吸血鬼有些颤抖的一连串疑问,宗介再一次忍不住笑了起来,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——松冈凛。

真是个不错的名字。

望着地铁出口处那个比以往更急匆匆的身影,山崎宗介微笑着摸了摸脖子,那里除了有点湿润,已经光洁如初。

第二天黄昏,宗介没看见酒红色的头发。

第三天黄昏,依旧没看见酒红色的头发。

第四天黄昏,松冈凛猫在站台上有些心虚的到处张望着,却发现没有那个人的身影,放下心走到了地铁口,愕然发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正一身便装的坐在凳子上,笑眯眯地等着自己。

忍住想要撞墙的情绪,凛逼着自己走上前去,抽笑着在众多女性闪闪发光的眼神中问:“山崎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什么事,就是想跟你聊聊。”

“所以,找我到底要聊什么?”咖啡餐厅里,松冈凛有些不耐烦的问道。

餐厅正好在海边,而海边的落日总是很美的。室内并没有开灯,餐桌上只点缀着蔷薇与蜡烛摇曳的火光。

望着窗外,宗介漫不经心地问出了那个他作过无数次假设的问题:“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?”

“因为Kipin番茄汁只有这里才有卖的啊。”理所当然又十分热烈的语气。

槽点太多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好。

于是宗介决定暂时跳过这个问题,“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在对面站台看见过你?”

“走回去消食啊。”理所当然又十分热烈的语气。

宗介忍不住按了按青筋暴起的太阳穴,亏自己还想这么多,原来这小子根本就是直线思维!

不过这样也好办了。

“我知道你对前几天的事件心怀愧意,所以为了不让你那么内疚,我希望松冈先生能跟我做个小交易……”

太阳渐渐降了下去,而桌上的蜡烛却越来越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山崎宗介是岩鸢站的站务员,普普通通的那种。

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,大概就是,

“凛,你来啦,等你好久了。”

耀眼的酒红色一闪而过,“吵死了!今天我要喝番茄汁才不喝你的血!”

今天的地下铁里依旧风和日丽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别问我为什么要在期末考的前两天抽风写这个!我特么就是抽风了!!嗷呜呜呜呜呜!!!!